发新帖
开启左侧

ofo失败真正原因:管理层设计荒谬到极点

[复制链接]

 每一天,我们都在得到用户的赞扬,这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天梯网开创了网络策划行业,全球首家网络策划产品与服务平台乐商无忧、网络策划师培训平台天梯商学院,自2006年创立以来,每一天都在帮助客户和学员实现成功!
 我们为之骄傲、但却永不满足、帮助天下商家、从此乐商无忧!—王义辉 


从200亿估值到全线崩盘;

从富豪榜35亿身家到列入“老赖”名单;

ofo和戴威,用鲜血给我们书写了一本启示录。

01

突发:戴威被法院列为“老赖”

近日,ofo创始人戴威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北京海淀区法院正式列入“老赖”大名单。在一纸限制消费令下,飞机、高铁、旅游、房子统统拜拜了。


(编者注:东峡大通为ofo运营方)

远比个人危机严重的是,ofo稳定的用户群一夜崩盘。截止到2018年12月18日,其排队退押金的用户已突破1000万人。若以每人99元计算,ofo仅押金一项债务就高达9.9亿,更何况相当一部分人的押金都是199元。

这意味着ofo距离破产仅一步之遥。

有人说,押金在账户上,直接退回去不就完了么?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据财新网报道,早在2017年12月,ofo就因资金紧张,将30亿用户押金挪用一空。

满城穿梭的小黄车,为什么说黄就黄?

从2015年成立至今,3年里ofo一共拿到12轮投资,融资金额高达150亿元。2018年3月,ofo估值30亿美元(近200亿人民币),创始人戴威的身家超过35亿人民币,荣登胡润年轻富豪榜。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孔尚任《桃花扇》里的评句送给戴威恰如其分。

大起大落的故事从来不乏复盘者,以从帝国崩塌的前因后果,还原一份《创业启示录》。

派系斗争、上层变动、腐败成风都曾是ofo的杀手之一,但这些病没有切中要害,正如马化腾所说:“最近这么多分析(ofo)的文章,没有一个说到真正原因。”

02

马化腾:这是一个价值200亿的教训

12月20日,在一个“谁杀死了ofo”的朋友圈讨论中,马化腾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个真相:“veto right(一票否决权)”

从腾讯大风大浪般经历走过来的马化腾、共享单车幕后的推手马化腾,可以说对ofo的衰败洞若观火。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ofo作为一家创业型公司,竟然有5张否决权票,它们分别是:戴威、滴滴、阿里、经纬和金沙江创投。

换句话说,只要有相关利益,他们每个人都可以动用手中的一票否决权,从而决定ofo的生死。

当遇到利益不均、意见不合时就否决,甚至恶意使用否决权,这样的公司怎么开下去?

所以,虽然ofo背后的大山一座比一座强,但这种盘根错节的股东关系,从ofo诞生之日起,就埋下了溃败的种子。

从这个角度看,ofo 的教训价值远超200亿。

03

ofo到底是怎么被否死的?

梳理ofo从成立、起飞、坠落的路径,三个关键时刻的否决,导致了ofo今天的全线崩盘。

1、15亿美元融资流产,滴滴一票否决

2016年9月,滴滴成为ofo的战略投资人,在董事会获得了一票否决权。2017年中,ofo疯狂烧钱铺车和补贴,资金短缺。程维从日本拉来软银一笔15亿美元融资,条件是戴威接受滴滴高管进入ofo。

这一方式得到了所有投资人的同意,包括ofo内部管理层也表示欢迎。据《略大参考》报道,在滴滴撮合之下,孙正义和戴威就投资一事进行面谈,前者当场签下投资意向书。

可到8月份的时候,局面急转直下,戴威和滴滴交恶,赶走滴滴系高管,彻底惹怒了程维。后者直接动用一票否决权,拒绝在投资文件上签字,最终15亿美元融资胎死腹中。

2、与摩拜合并流产,戴威一票否决

2017年10月,投资人对共享单车烧钱模式越来越不满。在金沙江创投朱啸虎的撮合下,摩拜与ofo坐到了谈判桌面前。

摩拜第一大股东为腾讯,ofo第一大股东为滴滴,而腾讯又是滴滴的股东,因此双方达成了这样一个默契:合并后的公司设立联席CEO制度,由摩拜CEO王晓峰和ofo创始人戴威分别担任,董事长任命权归属滴滴。

对滴滴和腾讯来说,这样的结果近乎完美。而有了赢家,自然有输家——代价就是戴威将丧失部分控制权。

谈判进行了一个多月,眼看ofo、摩拜就要合二为一,戴威行使了一票否决权,导致合并流产。此事过后,朱啸虎将ofo的股份卖给了阿里,在此后的媒体采访中,他始终拒绝回答与ofo有关的任何问题。

这莫非不是戴威对程维当时否掉软银投资的报复?

3、滴滴收购,阿里一票否决

出行一直是滴滴的业务,2018年4月,滴滴高层推进收购ofo的谈判,最快可于6月官宣。到8月的时候,滴滴与ofo一度已经谈拢,只差最后签字。

关键时刻,阿里整出幺蛾子,否掉了这次收购案。

原因在于,滴滴收购ofo后势必重启与摩拜合并,而腾讯是摩拜最大股东。这意味着共享单车将会成为腾讯的天下,对阿里的支付业务非常不利。

就这样,各方的缠斗与斡旋,各方的利益与冲突,最终让ofo失去了三次最好的机会。

可悲!可叹!

ofo欠供应商6815万货款

04

ofo启示录

对企业发展来说,一个“霸气独裁者”至关重要,过度民主反而经常坏事。

1994年,潘宇海和姐夫蔡达标创立真功夫,各占50%股份,这意味着他们各有一票否决权。公司做大后,两人矛盾激化,谁也不服谁。潘宇海制定的规划,蔡达标说改就改;蔡达标制定的规划,潘宇海宣布作废。

在这种局面下,投资机构敬而远之,真功夫错失上市良机。即使后来潘宇海把蔡达标送进监狱,但由于股权一致,双方仍然缠斗不息。曾经对标麦当劳的连锁中式快餐,现在越来越没存在感。

李国庆和夫人俞渝曾经携手打下当当网,两人同属极度强势性格,经常意见不统一就让决定推迟三个月。当当网就在两人的争端和内耗中接连失去亚马逊、百度和腾讯的投资,最终成为互联网的弃子。

不只是规模型的企业,草根公司同样需要一锤定音的话事人。2016年,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7美女创业开餐厅,不到半年亏得底朝天,根本原因就是人多口杂,大家都是舵手,却没有一个船长。

目前,中国企业数量超过2000万家,平均每分钟就诞生7家。然而它们存活率却低得惊人,一半企业的寿命不到4年,三分之一倒在了缺乏最强控制人上面。内讧、拖延、彼此消耗,最终拖垮了创业梦。

我们看那些成功的企业:

任正非不到1.4%的股权,掌握万亿华为;

马云7%的股权,阿里巴巴还是他的;

马化腾13%的股权,腾讯永远是他说了算;

刘强东15.8%股权,京东连个二号人物都没有!

即使股权被稀释到极致,他们也牢牢掌握公司的绝对控制权,没有任何投资方可以挑战他们的权威,更何谈一票否决。

我们现在来看,ofo的管理层设计荒谬到极点。

滴滴可以否掉戴威的决策,阿里、经纬都可以站在自己的利益场,对ofo指手画脚,这样的创业团队不死掉才是奇迹。像戴威这种90后创业者,说到底还是太年轻,玩不过一群老司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