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南缩小放大

2017-12-27 11:22

创始人的认知就是天花板:专访逻辑思维脱不花

我要投稿 原创作者: 夏之南

罗辑思维五周年了。

五天前的早晨,罗胖的语音如期而至:“今天是 12 月 21 号,很普通的一天,但对于我来说意义还是有点不一样……”

文末点赞最高的留言是,一件简单的事重复做,加上时间的维度,就很不简单了

时光倒回五年前, 2012 年 12 月 22 日,恰是玛雅文明里预言的“世界末日”,在那个喧嚣的“末日”前夜,嚷嚷着“有种有趣有料”的罗辑思维带着《末日迷信向死而生》和大家见面了。

每天发一条 60 秒语音,罗胖承诺要做十年,还剩五年。

过去这五年,是中国内容行业大爆发的五年,我们几乎无心眷恋传统媒体的大衰落,因为一转身,就迎来一个眼花缭乱的移动互联网大时代。

2012 年 12 月《罗辑思维》节目及微信公众号上线。

2015 年 12 月 推出《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发愿要做 20 年。

2016 月 5 月 得到App正式上线。

2016 年 12 月 得到App订阅专栏李笑来的《通往财富自由之路》订阅突破 10 万。

2017 年 3 月《罗辑思维》周播视频停更,改日播音频,只在“得到”上更新。

2017 年 5 月 得到App召开首场“知识发布会”。

2017 年 11 月 得到App订阅专栏《薛兆丰的经济学课》总订阅人数突破 20 万。

2017 年 12 月 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即将迎来跨年演讲第三场,今年由得到App主办。

两年前的跨年之夜,罗胖在北京水立方用跨年演讲的方式带来了一种不一样的跨年文化,在全民娱乐的时代,为中国的“终身学习者”注入一针知识的强心剂;一年前,“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联合深圳卫视,激起了收视高潮,将这一股“学习之风”从“泛创业人群”吹向了普通大众。

罗辑思维早就不再是一场属于罗振宇个人的知识“脱口秀”,它已经是一家拥有得到App、罗辑思维、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等产品的知识服务商。无论你喜欢与否,它都成为一面旗帜,引领着整个新媒体及内容行业摸索和变革的步伐。

在罗辑思维五周年之际,也是时间的朋友 2017 跨年演讲前夕,新榜对话了得到App及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兼CEO脱不花,同时她也是 2018 新榜大会的演讲嘉宾。

90 后员工绝对数很高

罗辑思维的天花板在哪?

和所有创业型公司一样,罗辑思维也在快速扩张。

脱不花回忆, 2015 年 9 月,罗辑思维拿到B轮融资的时候,她请全公司在附近饭馆吃了顿饭,那时公司才 50 多个人。

也是在那场饭局,这家内容和运营驱动的公司宣布,未来要成为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

如今,罗辑思维团队有近 300 人,内容、产品、运营、技术、市场……而其中,几乎有一半都是技术人员。

面对天花板在哪的提问,脱不花直言“肯定在我们这批创始人的认知”——如果某天,早晨一睁眼,发现想不出这个产业下一步会变成什么样,那肯定就是大限已到。

脱不花说,现在早上一睁眼,觉得自己欠用户很多,这个行业还有太多可能性,“就像《权力的游戏》一样,好多大陆还没被点亮,天花板就还挺遥远。”

新榜:罗辑思维五周年了,五年来,我们看到罗辑思维一直引领新媒体潮流,你觉得你们保持年轻活力原因是什么?你们团队又如何保持迭代进化的能力?

脱不花:保持年轻活力的原因,因为我们年轻有活力(笑)。

整体上我们公司有一个最基本的价值观,就是不迷恋存量。对于创业者来说,很容易敝帚自珍,自己创造或获得了一些东西,然后抱着不放,觉得舍不得。

我们这个公司非常警惕这件事情,把所有的存量都视为自己的一个敌人。所以从这点来说,使得我们每次去做调整,或变革的时候,不太有思想包袱,公司整体形成了这样一种氛围。

从进化能力来说,因为罗辑思维从第一天开始就是用户养活的,每一分钱,每一笔收入其实都来自于用户。用户对我们的驯化过程,成了我们的进化过程,因为用户需求不断发生微妙的变化。

春江水暖鸭先知,你就能直接感受到,用户到底在想什么要什么?过去这个东西挺好,但现在好像用户不太喜欢了,为什么?它其实能够促使我们不断去思考。

新榜:之前看一篇报道,你谈到了公司里 90 后员工比例很高,这个数据现在怎么样?还是说基本上都是 90 后了?

脱不花:我们公司最近还有 60 后呢(笑)。

90 后在公司的绝对数还是挺高的。其实每一个代际的人,刚刚涌入工作岗位的时候(给人感觉)都特别吓人,因为代际上的一些表达方式、生活方式上的差异,会让人觉得说,他们怎么跟我们不一样。

但说实话,进入职场一段时间后,市场就变得特别公平,跟你是 50 后、 60 后、 70 后、 80 后、 90 后,其实没什么关系,有特别牛逼的 60 后,也有特别傻逼的 90 后,在任何年龄那都是正态分布的。

得到(罗辑思维)现在整个人员结构正在变成更均衡的状态,它没那么时髦,变得更踏实。

新榜:前不久牟頔公布了米未的死亡清单,罗辑思维是否有类似的风险规避列表?

脱不花:没有。我看到牟頔的那张清单已经很全面了,我们准备就用它那张清单。

其实,内容创业类的公司都差不多。或者说所有死掉的公司死法都差不多,然后活下来的各有各的门道。我觉得,更多的时候得想怎么活。

所以,牟頔那张清单我自己是挺认同的。对整个内容创业公司来说,大家彼此之间互相能够有个提醒、学习和借鉴,这是一个加速发展的方式。

知识付费正在退烧?

2018 年将不再那么喧嚣

谈及罗辑思维,不得不提得到App,它可能是过去一年中国互联网最火的产品之一,也是罗辑思维这家公司的核心产品。

截至 2017 年 12 月,“得到”App用户数超过 1300 万,男女用户的比例差不多是6:4,付费专栏累积销售 227 万份(不计算《罗辑思维》专栏在内)。

突破 10 万订阅数的有大咖专栏有《薛兆丰的经济学课》 《刘润· 5 分钟商学院》《万维钢·精英日课》《李笑来·通往财富自由之路》《武志红的心理学课》……

其中,最高的是《薛兆丰的经济学课》,已经超过 22 万人订阅。

但这些漂亮数据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度过最初的质疑之后,脱不花感觉到, 2017 年下半年开始,他们开展工作变得更容易了。

刚开始,他们需要花大量时间不断去和老师,去跟陌生人解释,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这事能干成吗?这事靠谱吗?能收到钱吗?我要跟你们做了,会不会破坏我的声誉……”而现在,更多人问的是“我怎么才能和得到App合作”。

新榜:有人说知识付费正在退烧,现在是“野蛮期已过,下半场未至”,你是否认同?知识付费 2018 年会有什么新变化?

脱不花:第一万次纠正知识付费这个说法,我们把它定义为知识服务。

我一直特别不认同知识付费,我觉得里边的潜台词,就是这事本来应该是免费的,然后破天荒的收钱了。

事实上,你稍微离这个行业近一点就会发现,知识本就很昂贵,任何一个时代,获取知识也是昂贵的。古时候你爹得是个地主,你们家才能请得起先生,如果你爹不是地主,只能上地主家儿子那蹭课听。

随着整个现代教育体系的发展,尤其有了互联网之后,知识的成本在不断降低,但事实上它从来没有降低到说知识是免费的。可能资讯是免费的,但带有洞察的知识,从来没有免费过。

所以,过去的知识更强调知识本身,而不太强调知识的交付和服务。我经常在我们内部开玩笑说,我们做的是什么?就是饿了么跟餐饮业的关系。饿了么送外卖,把大厨做好的菜尽可能保质保量,热乎乎的送到你家去。

我们从事的也是中间这一环,我更愿意把它定义为知识服务行业。

第二件事情有点抬杠了。野蛮期已过,下半场未至,怎么说呢?比如足球有中场休息,但对运动员本身来说,根本不存在中场休息,因为那段时间是他们用来调整战术和体力的时候。

所以对我们在赛场中的人来说,我觉得不存在上半场、下半场的说法,反正你一直高度紧张的在想着和做着这件事。

但我同意一点,我不相信业余的人能做好这件事。长期来说,知识服务会越来越细分和专业化,专业化的知识服务者和知识服务公司会出现。

这个趋势, 2017 年就开始出现了, 2018 年肯定会更明显。

2018 年知识服务市场会进入一个更成熟的状态,走向成熟的标志恰恰是没那么喧嚣了,不再是人人都觉得自己能干这事了,会沉淀一批专业的公司,一批专业的人。

2017 年 3 月罗振宇接受新榜专访内容要点(点击图片阅读全文)

新榜:过去一年,你觉得罗辑思维在知识服务领域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又踩过哪些坑?

脱不花:我们有位作者说了句话,特别认可,他说你要找到你人生的核心算法,然后把这个内核无限的放大。

其实也是巴菲特说的滚雪球原理,首先你得把雪攥的足够实,第二你要有一个足够长的坡道,把这个很实的硬核去慢慢滚大。

过去一年,罗辑思维最大的收获就是找到了自己的核心算法。剩下所有的,以后很多很多年,对我们这家公司来说,要做的无外乎就是两件事:

第一个是把这个算法无数次的去复制,第二个是在复制的过程当中不断迭代。

过去一年我们已经很幸运了,一定要说有坑的话,还是在做产品的时候。

罗辑思维是一个靠内容和运营起家的公司。技术能力是先上车,后补票。过去一年,踩到主要的坑,是我们一开始,只有对技术的敬畏,缺少对技术的通盘筹划。对于技术,包括数据能力、安全能力、人工智能,应该在这些领域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是一点点意识到的,所以经常给自己挖坑,这方面压力比较大。

我们的产品技术团队抗压能力是惊人的,这一年,在技术问题上是一边修飞机,一边还得高速飞。

罗辑思维“被上市”

是市场对知识服务行业的认可

今年 5 月,资深媒体人李翔直接加入“得到”团队,出任总编辑。

脱不花透露,李翔加入得到App这半年,一直在和罗胖筹划一个大事情,大概在明年春节后就会推出。

李翔

虽然她不愿再透露更多,怕“说了到时候亮相就不精彩了”,但她每次想到这件事,还挺激动,毕竟是来自两位中年男人重要的一次碰撞。

新产品会撞出什么样的激情?谁都说不好,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另一场大合作——除了十年之约的“ 60 秒语音”,罗胖还有一个二十年之约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

脱不花说,过去一年,罗胖和李翔两个人非常努力,包括整个“时间的朋友”内容团队,花了大量时间观察市场,走访很多优秀的创业者、思想家……

与此同时,则是网络上关于罗辑思维的更多传闻,比如“被上市了”。

新榜:不久前,罗辑思维被传IPO,估值达到 70 亿,关于这个传闻,你怎么看?未来你们有明确的上市计划吗?

脱不花:说明大家对内容行业还是挺看好,或者说,大家觉得知识服务行业还是有前途的。一开始,大家觉得说,互联网不就是免费嘛,你凭什么收费?这是逆潮流而动。到现在,大家知道说,这是个事,是个行业,那我觉得这个转变还是挺正面的。

其实后一个问题,对得到App来说,刚才说到自己的核心算法,这个算法的威力其实还没有被证明,当然最终也可能被证伪,我们都有心理准备。

所以我觉得,目前这个阶段可能还没有办法去想更多。

新榜:在内容创业的大森林里,你怎么看待“内容创业进化论”这个命题?

脱不花:内容产业已经是一个生态,去年跨年演讲,我们提出时间战场这个说法,今年内容行业的发展确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所有人在争夺的其实是时间。

当把很多事情放到时间这个维度上来看的时候,标准就不一样了,过去很多创业方法论都是基于空间讲的,现在变成时间后,大家怎么去抢占时间份额?我们怎么去运作资源服务好时间战场?这是一系列的新的命题。

既然是个生态,它其实就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任何一个物种在这个生态里肯定有它存在的意义。复杂生态的特点就在这,物种之间以它自己不知道的方式在交互和共生,它活着的时候,你可能不知道,但任何一种物种的灭绝都有可能对这个生态产生深远的影响

作为一个物种,我们没有别的选择,活在生态里就只能努力活,对于物种来说,努力活的标志就是快点繁衍,快点去传播自己的基因,快点驯化其它物种,而不要被驯化。

新榜:《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今年已是第三年,三年来办《时间的朋友》对你而言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脱不花:我们在做自媒体的时候,我们的时间感以 60 秒为单位,每天早上 60 秒语音推出后我主要看第一个 10 分钟、第二个 10 分钟、一个小时的数据。但做得到App后,我们的时间感变成以 365 天为单位,对用户进行 365 天,每天 10 分钟的管理。

做《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之后,我们整个公司的时间感变成了以 20 年为单位,我们怕罗胖改主意,因此一开始就卖了一大批 20 年的套票

当我们切到 20 年这个时间维度后,创业这件事情始终是起起伏伏,不断有人进来有人出去,事实上只有时间是最终极的一个战场。虽然在创业的初期每个人都认为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可以跑赢时间,但是事实上把时间拉长之后会发现,在这个战场上只有时间是终极战场,没有人可以打败时间。我们所有人都要把自己的生意的底盘放到一个时间回报上,去获得时间复利,可能是更有价值的选择。

这可能是这件事对我们而言很大的一个收获。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