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中缩小放大

2018-11-6 14:44

腾讯与互联网的下半场

专家投稿 原创作者: 史中 收藏


这就是为什么马化腾说,腾讯的人工智能战略是“AI in All”。


邱跃鹏给我举了两个例子:


腾讯和某公安部门合作的人流量分析平台,就可以通过人们脱敏后的位置信息,实时算出某地的“热力图”,依据这个图就可以提前预测哪里会发生人流聚集,提前安排警力进行疏散和引导。


腾讯的觅影团队,和很多顶级医院合作,让医生通过大量的 CT 片教会人工智能识别早期的食管癌和乳腺癌。


腾讯觅影用 AI 分析早期食管癌 

食管癌如果能在早期发现,

五年生存率将大于90%


招式三:金融是腾讯云在传统行业的一个突破口


按理说,一个大公司所有的战略都应该是按部就班的,腾讯更是如此。


但从微信红包到微信支付的火爆,却总让我有一种腾讯被命运偏袒了的感觉。


众所周知,阿里巴巴采用的是“履带式前进”的策略,淘宝、蚂蚁金服、阿里云、菜鸟物流、分别是一辆战车,但是微信支付从支付宝手里抢下了移动支付的半壁江山,直接导致蚂蚁金服失速,打乱了阿里的节奏。


更重要的是,阿里巴巴接触普通人的移动端入口只有两个:手机淘宝和支付宝。淘宝的功能性太强,阿里不敢轻举妄动添加社交属性,只好平地造出“来往”。三天烧掉一千万,马云站台,也没能挡住来往失败;阿里转而把社交功能集合在支付宝里,“圈子”涉黄,支付宝含泪告别社交这场“春梦”,退守本行。在这种情况下,微信支付又开始掏出小锯,摩擦着支付宝和用户连接的细线。可以说是非常绝情了。


有了支付战场,加上另一边的微众银行,微信就可以开始用大数据能力构建自己的金融风控技术。


说到这里,腾讯最骚的操作来了。


在金融方面,腾讯表现得极为克制。直到今天腾讯改组之后,金融业务仍然只是企业发展事业群 CDG 的子模块,并没有和微信事业群 WXG 的微信支付汇合进而拆分独立。用马化腾的话说就是:没有必要为了拆分而拆分。


说到这里,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到这样一个情景:腾讯卡住支付宝和用户接触的边界,然后安静地没有做出任何反攻的动作。


一方面,蚂蚁金服奋力挣扎,转而做了很多创新的金融业务,招来监管部门的注意;


一方面,腾讯严守底线,像小绵羊一样乖,反而被传统金融企业视为友军;


一方面,腾讯却用自己C端的大数据,磨练出一套不输于蚂蚁金服的风控能力。


腾讯云已经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有了深入的合作,是唯一和四大行中的两家都有标杆落地的云厂商。


铺垫了这么多,你才能真正理解邱跃鹏这句话的深意。


金融,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成为了腾讯云在传统行业的突破口。


“银行是个保守的行业,对安全和 AI 能力的要求都非常高。他们在评测之后选择腾讯云,也是对我们技术的认可。说明我们真的帮他们解决了问题。”


邱跃鹏说。


当然,腾讯用来做突破口的行业还有互联网企业的线下业务、零售、医疗等等,篇幅有限,以上只举一例。



这是腾讯和中国银行的合作签约


招式四:买买买


综合这几年的表现,我给腾讯投资想了个 Slogan:花一块赚不回十块,算我输。


这足以说明腾讯的投资眼光和技巧之纯熟。


说到投资,就不得不把阿里和腾讯再做一次比较:


阿里一般以收购为主,而腾讯是参股为主。如果说阿里巴巴的投资是娶妻纳妾,腾讯的投资就是处处留情。这两种投资方法各有利弊,不过从前两年的战绩来看,腾讯应该是略胜一筹。(当然这并不代表未来)


我曾经在《壮年腾讯》里写,互联网行业里,好的标的越来越少,自摩拜以后,鲜有“金童玉女”。其实,投资“上半场”的脚步放缓,但腾讯已经悄悄地投资了很多“下半场”的企业。


腾讯投资下半场的领域很多,不过我觉得其中两个很有趣:


1)智慧零售


从福建走出来的最有情怀的超市“永辉”,湖南最大的商场“步步高”、海澜之家、家乐福,每一个都是产业互联网的当红炸子鸡。他们的资本里都有腾讯的身影。腾讯的C端能力在零售上最有用武之地,只是运气不好,这里恰恰也是阿里的必争之地。


2)智慧医疗


腾讯对医疗执着很久了。除了丁香园、好大夫这些“上半场”企业,还投资了东华医疗等等这类和各大医院有紧密合作的供应商,还参股了像早期肿瘤筛查的硅谷明星企业 Grail 这样的海外企业。另外刚才说到的腾讯觅影团队,也正在寻求和各大三甲医院合作,通过人工智能做癌症的早期筛查。


另外,腾讯云本身也在投资一些企业。例如灵雀云、安塞科技。投资这些企业的目的是加强腾讯云自身的能力。


当然,对于腾讯的下半场来说,买买买本身不是目的。我觉得,投资只是腾讯参与下半场的一种独特姿势——最终,腾讯想要营造出一个优秀企业的“圈子”,他们对腾讯的技术也许更熟悉,也可能更愿意选用。


例如,腾讯可能会把觅影团队的人工智能能力,通过投资的合作伙伴快速推入医疗行业,让人们可以在最近几年就享受到低成本癌症筛查的红利。


例如,腾讯的 LBS 能力,可能被每日优鲜用于店面选址上;腾讯的公众号、小程序体系,可能被永辉超市用于会员的运营管理。


而且,这一切的技术出口都在腾讯云。这是一种简单利落的姿态。



四、腾讯云的胜算



我和邱跃鹏聊天的时间不长,很难对他做出更多的评价。但至少,他散发出了作为腾讯云这颗“核弹头”的坚定和乐观。


正如他所说:“我感觉这是一场长跑,我们要为未来20年,甚至再下一个20年做好计划。”


告别邱跃鹏,我又回头审视这片偌大的“下半场”。


巨大的罗马角斗场,BATH 都在场上,纵为巨头,但每个人手里的武器都不足以以一敌三。所以,对于每一个巨头来说,最大的变量都在对手身上。


在这种情况下,每个巨头都只能把注意力放在可控的自身,拼尽全力把自己的内部磨损降低,让自己的出枪速度大于对手,哪怕0.01秒。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