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思缩小放大

2018-11-14 17:08

人人网被卖:跟过所有风口、却错过了一个时代

专家投稿 原创作者: 吴思 收藏


今天上午,人人网宣布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北京多牛互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曾经一代人的回忆,苦苦挣扎了多年的人人网,还是被卖掉了。

成立于2005年的人人网,迄今已有13年历史。

13年间,它曾有过极为鼎盛的岁月——2008年至2010年,用户数不断攀升,2010年底,人人网的注册用户超过1.7亿,活跃用户也超过1亿,到了2012年,更是占据大学生市场的75%的份额,可以说,在校园市场中,再未曾有一款产品达到过曾经的人人网的高度。

然而,从2013年开始,人人网就开始陷入挣扎。粗略统计看来,从那时至今,人人网前后经历了4次战略方向调整,2016年,用户活跃已跌至3000万左右,目前来看,活跃用户度目前不到1%。

在整个移动互联网呈现爆发性增长,彻底奠定了互联网“上半场”格局的2011-2017期间,人人网几乎完全没有一款可以拿得出手的产品,甚至连让人印象深刻的举措都没有留下。

可以说,人人错过了一整个时代。

悲观地看,这次售出很可能就意味着人人网的终结,我们也借着这个机会来回顾一下,人人13年间所经历的哪些转型与调整。

初创:对准校园市场

人人网的前身是现美团创始人王兴创建于2005年的校内网。

2003年的冬天,还在美国读博士的王兴决定离开学校,回国创业。

彼时的王兴沉迷于“六度人脉”理论,希望能够利用这个理论做一款社交产品出来。他拉上了自己的大学室友王慧文,高中同学赖斌强等,在这个方向上不断尝试,苦苦寻找一个有效的切入点,能够打进SNS社交领域。

失败了很多次之后,都没有找到一个突破口。

2004年2月,facebook上线,时刻关注着美国SNS市场的王兴立刻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方向。

2005年12月,和facebok在UI界面和功能上都高度相似的校内网上线。最初的校内网只能用edu结尾的邮箱进行注册,这意味着只有高校的学生才有注册的资格。不仅设置了准入门槛,这一阶段,王兴只选择了清华、北大、人大三所学校进行推广。

2006年3月,校内网的用户迅速突破了三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同一时期,在中国学习fecebook的产品并不止是王兴的校内网一个,从哈佛回来的清华校友张帆创立了占座网,千橡互动的陈一舟创立了5Q校内网。而后者,陈一舟,虽然在产品上的尝试失败了,但他对SNS社交的痴迷,让他在2006年的10月做出了一个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收购校内网。

这场收购出乎意料的顺利。尚没有找到好的盈利方式,加上高昂的服务器成本和各项支出让当时的校内网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陈一舟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买下了校内网。这场收购直接导致了校内网“江山易主”,在搜狐经历了失意,刚刚进入千橡集团不久的许朝军开始主导校内网的发展。

但大方向没有变。

人人网在许朝军的带领下,继续开辟校园市场。不再局限于学校的地域、种类、评级,校内网迅速在全国的各个高校中扩展开,让人颇为感动甚至热血的是,这个阶段,无数的校内大使主动承担起了“地推宣传”的重任,热心向自己身边的同学介绍这款产品。

到2007年底,校内网已经拥有2200所大学、超过1800万的在校大学生用户,980万活跃用户。

2008年校内网迎来第一个辉煌的时期。当然,2008年的成就并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而是多种因素合力的作用结果。

2007年底开始的金融海啸、2008年的经济危机、2008年年初的三鹿毒奶粉事件、到汶川地震,到北京奥运会、到神州七号发射,翟志刚出舱作业实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的太空漫步,到美国第一个黑人总统,所有的这些社会事件一次又一次在人人网这个平台上引爆用户尤其是大学生群体的讨论热情,用户们充分发表意见、互相激辩,很多学生第一次体会到参与公共生活的热情和乐趣。

那个时候还没有大V垄断公共领域的发声,一个平面化的社交网络,充分释放了年轻人的热情和情绪。

这个过程中产生了相当多有价值的UGC内容,甚至可以说,这些内容的表达,是人人网最珍贵的那些东西之一。

走出校园,增加游戏、团购和视频业务

校园网的风光依旧在,但是陈一舟的野心并不满足于校园市场。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想要“更长远、更加广阔的发展前景和更伟大、更加延展性的品牌”。

2009年,陈一舟宣布将校内网改名为人人网。这也意味着校内网走向了更广阔的用户市场。

刚刚改变战略的人人网,首先遇到的挑战是,它不可避免地要和开心001、QQ旗下Qzone、同学网、朋友网,以及和后来的新浪微博的缠斗。为了能够增强自身的实力,在市场上获取更多的用户,人人网也开始了它在业务上的新尝试。主要方向是游戏、团购和视频业务。

2010年6月,人人网上线团购业务“糯米网”;

2007年便已经开始准备的人人游戏也在这个阶段慢慢成为更加重要的业务,2011年成功研发了网页版《盗墓笔记》、《乱世天下》等

2011年,人人网收购了56视频

....


这些努力并没有白费。


2011年5月4日,人人网在纽交所挂牌上市,由于社交+团购+领英+游戏的模式得到了纽交所分析师们的普遍认可,当日市值便冲向了71.2亿美元。忍不住多说一句的是,也正是2011年,腾讯几乎同时推出微信,从QQ导流、能够添加通讯录好友的微信抹平了SNS社交网络的实名制优势。

上市之后的人人网有钱了,但亏损却越来越严重,尤其是烧钱的团购项目。2012年第二季度净亏损达到2490万美元,其中团购项目糯米贡献了360万美元的净营收,但亏损达到720万美元,占整体亏损的三分之一。从之后的反应来看,面对亏损,陈一舟是极其焦虑的。

为了止住亏损增加营收,人人网继续将重心转向游戏和团购,寄希望于这两项业务能迅速回血。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后期,人人游戏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广告的收入,成为营收支柱,估值高达数百亿元。但是人人没有在游戏领域继续深耕下去。而人人网的亏损问题也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持续的亏损让2014年陈一舟“投降”了:

2014年12月人人网将视频网站56视频低价卖给了搜狐。

2014年1月,人人网将糯米卖给百度

2016年4月,人人网卖掉了不再持续贡献大量营收的人人游戏。

这三项业务的失败,资金的紧张,直接导致了人人网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持续转变战略方向,以期找到好的盈利模式。


转向互联网金融

第一次战略转向,陈一舟尝试的是互联网金融。

这不是拍脑袋想的。人人公司很早就投资了一系列国内外的互联网金融项目,例如美国地产众筹网站Fundrise、股票投资社区雪球,以及股票交易网站Motif Investing等,陈一舟在投资上的屡次成功,让他对互联网金融这块市场充满信心。

终于,2014年起,人人网正式入局了。时任CEO的陈一舟宣布将用于团购、在线视频和游戏发展等业务的资源转移到互联网金融领域。承接上文来看,正是这一决定,对人人的游戏业务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2014年10月,人人公司推出了人人分期,向大学生提供贷款,帮助他们购买电子产品、服饰、化妆品等;

2015年初,人人公司上线了人人理财,这是一个P2P的平台,主打校园金融。人人理财采用分散投资模式,通过智能算法和人人网大数据,将投资人资金分散到多个借款人。借款主要来自211、985高效优秀学生或者是信用较好的白领。

校园金融的发展很顺利,人人分期成立不到半年,已经覆盖了100多个城市,1200多所学校,然而这一切成绩,无法改变一件事,人人网仍然深陷亏损的泥淖,无法解脱。

财报显示,2015年人人网公司净亏损为2.201亿美元,2016年净亏损为1.854亿美元。

亏损,大概是缠绕着陈一舟多年的梦魇。

转向直播

在互联网金融的尝试失败之后,人人网转为直播平台。当时的陌陌正靠着直播业务赚得盆满钵满。

事实上,人人早在2015年就做了直播,甚至早于陌陌。

陈一舟在今年8月发表的公开信中透露,2015年的时候,人人网就已卖不出广告,为了活命,硬着头皮在人人app上推出直播,目标也很明确,要想办法变现。只是,刚一推出,用户便骂声一片。

2017年4月,人人网将自身的目标锁定在“直播交友”,更加明确的将整个平台转向了直播业务,想复制陌陌的形式。

经历了20多个版本的迭代,7月17日,人人网pc端页面完全改版,从社交平台转为人人直播。所以,大家打开人人的主页面后,跳出的满屏都是直播的主播们,甚至不用登录就可以看直播。相应地,个人的页面却被藏到了入口很深的位置。

收入仍不乐观。不管陈一舟有没有想明白直播没做起来的原因是什么,结果就是ALL-in直播的尝试并不成功。这次转型在真正落地没多久也就没有再深入下去。

为了止住亏损,陈一舟还没结束直播就已经开始了新的尝试。

转向二手车

人人网做二手车挺低调的。不知道是人人不火了,还是屡次尝试失败,陈一舟想低调一些。直到人人网2017第三季度财报公布,大家才发现,人人网悄悄做起了二手车。

不过人人的二手车业务和原本就有的大家比较熟悉的叫做人人车的平台是两回事。

人人旗下的二手车业务成长之势也可以称得上迅猛了。2017年的第二个季度才开始做,仅一个季度之后,收入就占了公司收入的三分之二,到2017年年底,人人网的二手车业务已经在全国十个城市展开了服务。

换言之,在这个阶段,人人就已经是一个二手车销售驱动的公司了。

人人网终于能赚钱了,不过现在的人人网早已某种程度上“面目全非”,远不再是一个社交网站。

陈一舟找到了赚钱的路,今天的卖掉人人网的“官宣”上,千橡集团表示卖掉人人网之后,也会更加专注于这个业务上。

转向区块链

靠着二手车回过一些气血的人人网,没有停下追风口的脚步。

2018年1月,人人公司发布RRcoin白皮书,宣布将为社交网络提供一个开源的区块链平台——人人坊。人人将利用这一区块链平台,记录人人网参与这在社交网络中的交互行为,而其代币RRCoin将作为人人坊上的智能合约和交易行为的媒介,有4亿枚面向私募发行。

消息公布的5天后,1月7日,据媒体报道,人人网的区块链项目已被监管项目叫停,私募也开始通知退币。

这次的转型比以往的刚刚转型落地就失败相比,其惨烈更近一步,几乎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转无可转,让用户决定

在几乎跟风了所有的风口之后,今年8月,陈一舟发布了一封长信,期间历数了人人网这些年的发展轨迹,自己经历的辛酸曲折,坦言到,希望用户来决定人人网的未来。

但也许是时机不对,用户早已丧失了对人人网的热情,或许是用户对陈一舟本人毫无信心可言,在这封信的留言下,几乎找不到有信息点的回复,有的人表达了失望、有的人表达了愤怒,甚至有很多嘲讽留言,但是没有人愿意为人人网的转型出谋划策,换言之,没有人对人人网再抱有期待。

这封信的余音未散,人人网就已经宣布以2000万美金被卖掉。

回望人人网这一路走过来,我有个强烈的感受,陈一舟想要拯救“人人网”,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却让“人人网”不再是那个“人人网”,终于,多少次尝试之后,他终于有了拯救的能力,可那个等待被拯救的“人人网”却永远的消失了。这样想来难免让人难过。


不过,没有什么能够一直存在。人人网曾经在一代人的记忆中闪闪发光过,就已经够牛逼了。不是吗?(完)